1. 收录于游记

    20220911-鳌太穿越杂记

    绪言鳌山,也称西太白,位于陕西省太白县,海拔3476米,是秦岭第二高峰。太白山,位于陕西眉县与周至县交界处,主峰拔仙台,海拔3767.2米,是秦岭最高峰。鳌太穿越,是指由鳌山沿秦岭山脊徒步至太白山,纵贯秦岭主脉的穿越路线(东西横跨107.371°—107.898°E),是中国国内最著名的徒步线路之一。“鳌太穿越”对我来说,是个存在已久的梦想,从接触徒步时产生,不为征服,只为证明。一直没有冒然前往,

  2.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9.14的梦

    什么末日动作恐怖爱情喜剧……难绷……dll一个是这两天上头经常翻的反初那个天外来客,一个是昨天看串提到的毛线姨大概就是,我在宿舍,看到外面有奇怪的玩意在走来走去,有蓝的有白的(dll是蓝白过渡但是我这里是分开色了),然后我就找时机跑了,路上差点被一个蓝的抓到,推开好几个白的才跑掉。一路上看到过有蓝的把人抓起来,然后人就变成了白的,帮蓝的做事,贼你妈恐怖,我就跑,跑得我快死了……这个宿舍的布局可能参

  3.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9.11的梦

    前略,中略梦到爸爸开车带我们去山上闲逛,我坐前面,弟弟妈妈坐后面。是一个没去过的小景区,很荒凉,可以开车游一圈那种。路上都没什么人,很幽静的山,气氛特别安静,路上能碰到几个建筑,但是里面都没有人,荒废着。然后爸爸突然发出警告,带我们走了一条路下山,我之前看到过一个奇怪的东西所以没啥感觉。路有点类似滑梯,降一下,再降一下,忽然冲出去。就是一段悬空的路,好像是从有点高的花坛忽然出去那样,车开得稍微快一

  4.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8.21

    午后游荡在假期的校舍里。铺天盖地的木板之间无人,我自己提前到了的,不想在家,因此暂时没有人的校舍最好啦。很安静的路,即便有些热,开空调需要申请开电表和刷卡。我在一个个的空教室和空宿舍之间游走。(中间忘了)我到了一个有人的宿舍,门口挂着帘子,我不发一语地掀起来走进去。里面很凉快,我来蹭空调,没人抬头。最里面是很多双层床,有女生在睡觉;外面是很多宿舍里的那种高桌子,满满是男生在学习。两个区域之间也有一

  5. 三体…

    人的第一生命是政治生命。这是我看完三体,掩卷浮在脑海里最突出的感觉。隐喻(metaphor)在文学里应该是最常见。有的浅显有的深刻。就好像作者和读者玩一个跨越时空的迷藏游戏。三体里很多隐喻。撇开生涩的物理知识和天文学概念,三体在我的眼里依然是一部政治启蒙读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先谈一些关上书以后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感受。第一个是全息性,部分包含整体。这是我最爱的一个概念。一叶一菩提。这会

  6.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7.23的梦

    梦到我还在高考前,是某个绑架猫猫要挟钱的组织雇来的人,搬到学校的后面废旧教室里去看管他们的仪器,每个人看管的仪器里有三只猫咪,是一个挺精密的机器,绑架来的猫猫在最里面的那层。我的任务是看着猫猫不要跑出来,每天喂吃的,防止猫主人来把猫猫救走,看管的同时可以学习,有张桌子。我在那呆了很久,天天学习,和面对我自己的负罪感。我看管的那只猫猫我还认识,是三猫家的白老师好像。直到他们的扣押结束,我都没等来主人

  7. 收录于天马行空

    2022 7.23

    梦到了父亲和爷爷..为什么这两个人会串联的出现在我的梦里?是潜意识还是别的一些原因。又梦到他了在梦里他身体尚未出现问题,又或是出现问题但并无大碍,我仿佛是以现在的状态进入梦境中,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面对他的存在我有万分的珍惜我的内心很希望他能够一直陪伴我,醒来之后我反复的去回忆整个梦境。我知道,梦中的我是现在的我,当我再次失而复得的时候我脑海里在怀疑它到底有没有离去那场葬礼到底有没有进行…这种矛盾的

  8. 收录于谈心

    20220718

    “你是怎么想的?”“我们应该不是太合适。我们之间距离太远,没有共同的兴趣,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同,性格可能也不太合适。倒不是说看待问题、解决问题的角度不同是什么坏事,因为多一个角度有可能多一些启发,处理事情的方法也经常不止一种,这里说的其实是一个关于如何处理我们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的问题:如果我们在生活中对于一件事有不同的解决方法,要怎么办呢?我希望你能够理性地分析,告诉我你这样选择的合理原因,说服我

  9.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7.11

    做了奇怪的仙尊相关的梦……前一段我好像是仙转世(但是仙尊明明没挂,可能是代行者之类的吧),还有一段贼人的视角,中间我好像是封印仙的那个王,最后第三视角看了龙带着仙游历人世间第一段是在地下?学习,很有那种过去的氛围,燃着火把之类的,但是其实很明显还是有一些现代的设备混入其中的,笑死。好像是被孤立了有点那种感觉,记不清了这段。反正后面是那个仙要复活了,那个地方就像一个塔周围很多小摊的集市,仙会在塔上,

  10. 《末代皇帝》观影

    溥仪送庄士敦回英国,坐在车上的他问老师,“hao can we say goodbye?“ “just as we say hello.”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对溥仪来说,甚至连见也没见到。贫瘠的历史知识让我无法向电影的前后延展叙述。很多人会拿溥仪当故宫守门人的事来揶揄他,让我有一种蚍蜉撼树之感。普通人认为登高后跌落是痛苦的,难道一条直线一样的平庸因为平稳就更珍贵?这彷佛是在否定生命的意义。

  11. 收录于记录梦境

    很久以前的

    信誉偷窃者(由于设定完全取自梦境,会有逻辑不合理的地方,已尽量修正,请见谅)这里的身份制度是信誉至上的,或者说人人讲信誉,不存在欺瞒,导致这里不需要做太完善的身份制度。人的信誉需要三种保障中的一种,亲密关系者/一天内所有相识的陌生人/宠物的信任,而不需要查看身份。如果因为某些事,公民的信誉被损伤,那他将寸步难行,需要有其他人来保他,清除信誉下降的记录。在这种世界里,大家都习惯性地获取他人的信任并信

  12. 收录于有的没的

    starfall

    在听音乐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构思了一个场景:整个世界被巨大的透明“天幕”笼罩,看上去与平常无异,而事实上地上的一切都被囚禁、压抑在虚构的空旷之中。总有人向往天幕之外的遥远空间,期待着挑战屏障之后的未知。他们架起精密的光学仪器,捕捉来自世界之外的一切光线。终于有一天,故事拉开序幕,叛逆者乘坐简陋残破的火箭升上天空,誓要打破这虚伪的平静。飞行器歪歪扭扭地撞击在空虚而坚定的屏障上,无法将其撼动丝毫。望远镜

  13. 收录于记录梦境

    22.06.21的梦

    我超憋死我了,做了个蛮吓人的噩梦……前面是好的,家里变大了,二楼装了一个小炉子,时候是冬天,我回家之后我妈让我去把衣服挂炉子边上烤,爸爸就在楼上,帮我挂的然后我俩下楼之前看了一眼那边,旁边挂着四件白色主调的衣服,都是妈妈的,我看了一眼发现有俩是一样的,然后衣服就变成妈妈从那里逃走了,过程还挺可怕的玩电脑,有一个奇怪的小游戏网站,平台跳跃式的,教程的时候键位特别多而且不衬手,我就又换了第二套键位。然

加载更多